【南方日報】一家研究所孵化出千億級産業集群——蘇州工業園區十五年培育納米産業,長三角與大灣區聯動協作未來可期

  穿过中科院苏州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下称“苏州纳米所”)行政楼走进园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矗立在入园之路上的四个醒目大字——年少有为。背后是苏州纳米所十余年间建成的重点实验室、纳米加工与測試平台、项目孵化基地。

  這是蘇州納米産業發展的第一顆“種子”。自2006年蘇州納米所落戶至今,蘇州工業園區“磨劍”十五年,不僅是國內首個將納米技術應用産業列爲戰略性新興産業的園區,還發展成爲全球八大納米技術産業集聚區之一。2020年,園區納米産業産值目標預計達1000億元;到2025年,力爭建設成爲國際納米技術應用産業先導區。

  目前,廣東前沿新材料産業集群仍處于培育發展階段,創新能力相對薄弱。以蘇州納米所爲“源頭”突破材料核心技術,支撐乃至引領蘇州納米産業實現飛躍,這一路徑值得廣東借鑒。

  一顆“種子”的紮根

  外向型經濟高峰期布局新興産業

  2020年,跻身全球八大納米技術産業集聚區的蘇州工業園區再獲“豐收”,預計納米産業産值將達1000億元。這裏的第一顆“種子”,當屬蘇州納米所。

  “从我们开始,科技研发、成果轉化、企业孵化、公共技术平台建设……园区纳米创新链与产业链上各个环节一一打通。”中科院苏州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邓强说。

  2006年,江苏省、苏州市、苏州工业园区与中國科學院联合创建苏州纳米所。业界轰动,但也有不同声音:苏州外向型经济正处高峰,制造业繁荣,为什么要投入大量资源去培育一个前景不明、基础不强的全新产业?

  “選擇産業布局,要考慮5到10年甚至更長遠的發展趨勢。光靠外向型經濟走不遠,關鍵還得自主創新。”蘇州工業園區産業主管部門相關負責人說。15年前,蘇州納米産業基礎薄弱、基礎研究實力不足,尋找自主創新的突破口要從技術“頂層”入手,引進國內頂尖的大學與科研院所。

  “高、轉、融”是蘇州納米所15年來的關鍵詞。鄧強介紹,蘇州納米所建成後,一方面圍繞國家戰略需求,做強基礎研究,形成了一批重要科技成果;另一方面圍繞蘇州發展納米産業需求,打通科研院所和地方産業資源。

  “高”是科技研發劍指高端。在第三代半導體材料、碳納米管材料、新能源電池材料、生物材料和仿生材料等重點領域,蘇州納米所已頗有建樹。其中,第三代半導體材料基礎創新已有重要突破,項目實現量産;碳納米管材料有望成爲下一代核心加熱材料,爲産業發展帶來顛覆性影響。

  “轉”是推動科技成果産業化。目前,蘇州納米所爭取用兩年建成第三代半導體材料産業化示範基地,並服務企業壯大規模,推動成熟企業沖擊科創板。

  “融”是充分撬动资本力量。目前,苏州纳米所正计划与国科控股、地方银行等合作筹建成果轉化基金,按照科研、中试、产业化环节1∶10∶100的比例,撬动更多社会资金投入产业化环节。

  “前沿新材料産業是系統性工程,不要怕‘慢’。”鄧強認爲,培育前沿新材料産業集群,市場需求導向和科技推動導向缺一不可,不能只求短期效益,還要依靠原創性顛覆性技術突破,才能實現創新鏈和産業鏈融合、從科技界到産業界全鏈條貫通。這正是蘇州納米所作爲産業“源頭”的意義所在。

  一片“森林”的培育

  政企學研合力增強創新系統能力

  在寬敞潔淨的生産車間裏,一片片直徑2英寸的白色半透明小圓片整齊擺放,像普通塑料一樣不起眼。然而,這種被稱爲第三代半導體材料的氮化镓晶片,每片的國際售價高達數千美元。

  園區內,蘇州納米所孵化的第一家企業——蘇州納維科技有限公司已實現氮化镓單晶襯底量産,2020年更是打開了國際市場,出口日本。納維科技總經理王建峰介紹,2020年公司營收突破2000萬元。

  就在納維科技研發出第三代半導體材料原型産品的2011年,蘇州納米所又瞄准了碳納米管材料領域,找來聯想之星、蘇州納米城等機構和企業,聯合創立蘇州捷迪納米科技有限公司。“納米所以知識産權入股投資,有力激發了科研人員的積極性。”捷迪納米執行董事金赫華說。

  若把納米所比作蘇州納米産業發展的“種子”,如今由它而來的創新“森林”正不斷壯大。從研究所到企業、再到公共技術平台,環環相扣,推動材料創新系統能力日益增強。

  蘇州納米所內,納米加工、測試分析、納米生化三大公共平台,是許多像納維科技這樣的初創型企業成長的“搖籃”。三大公共平台既有力支撐納米所及其孵化項目的科技研發和創新,也服務周邊地區高新技術企業的創新需求。“中小企業資金有限,即使自購設備也往往‘用不滿’。但如果沒有這些設備,技術研發進度跟不上,又會被‘卡脖子’。”王建峰說。

  在納米真空互聯實驗站内,超高真空管道将一个个形态各异、功能不同的科学设备“无缝”连接起来,形成全真空实验环境“闭环”。

  這是世界首個按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標准在建的集材料生長、器件加工、測試分析爲一體的納米領域科技公共開放實驗平台。“就像太空的真空環境一樣,它解決了傳統超淨間模式中難以解決的塵埃、表面氧化和吸附等汙染問題。”鄧強說,目前正力爭將其納入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體系。

  在培育前沿新材料産業的進程中,廣東材料創新系統能力不足,面臨著核心技術和專用裝備水平相對落後、關鍵材料和核心部件保障能力不夠等“痛點”。如何用好現有的大科學裝置、國家重點實驗室、大學和科研院所,培育出繁盛的創新“森林”,值得思考。

  一種生態的形成

  “圈內圈外”創新要素高效流動

  從蘇州納米所這顆“種子”成長爲納米産業的繁盛“森林”,關鍵是培育良性“生態”。

  “2010年底,我們提出了‘納米技術産業生態圈’的概念。經過10年發展,最終形成了‘納米技術應用産業生態圈’的發展模式。”蘇州納米城的運營平台、蘇州納米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綜合部副總經理馮瑞傑說。

  在“産業生態圈”模式驅動下,蘇州工業園區已累計引進孵化約700家各類納米企業,聚集了中科院蘇州納米所、中科大納米學院、蘇州大學納米學院等多家科研機構和重點高校。同時,聯合多方成立江蘇第三代半導體研究院、工業過程模擬與優化研究所、中爲柔性光電子智能制造研究院等一批重大創新機構,形成源頭創新的良好基礎。

  “只有多元化的碰撞,才能激活更大的應用市場。”馮瑞傑說,蘇州納米城內開展了名爲“同合會”的品牌活動,取“志同道合”之意。該平台邀請納米應用市場的終端企業、投資機構、科研院所加入,定期與園區的材料企業開展對接。

  目前,園區已規劃建設“研發創新+創業孵化+規模産業化”布局的納米技術應用産業載體,累計建成載體面積超60萬平方米。搭建創新項目、風投資本、服務機構的交流合作圈,園區納米城已與100余家、資金總規模超200億元的風投資本建立合作關系。

  如今,這個“産業生態圈”正向更廣地區延伸。

  在广东佛山,中科院苏州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廣東(佛山)研究院正加快建设。“初步计划将蓝绿激光器产业化项目放在佛山。”邓强介绍,该院将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纳米技术、半导体等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为目标,建设成为中國科學院在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成果转移转化的重要载体。

  放眼蘇州納米城,這裏已與2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多層次、多領域、多維度的合作。中芬納米創新中心、荷蘭高科技中國中心等7家國際納米創新中心落戶,納米技術應用推廣與國際合作日益深化。

  “蘇州和深圳有些像,都是憋著一股勁在做科技創新,兩地的互動越來越多。”馮瑞傑說,目前正與深圳聯合申報“國家第三代半導體技術創新中心”。

  前沿新材料的賽道上,未來長三角與大灣區的聯動協作,充滿想象。

  建言灣區

  實現市場需求與科技推動“雙輪驅動”

  “在産業鏈條中,材料看似不起眼、規模不大,但卻很關鍵,它站在産業金字塔的塔尖。”蘇州納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建峰認爲,前沿新材料對未來産業升級而言,發揮著“支撐”與“引領”兩大重要作用。其中引領的意義更重要,實現從追隨到引領的轉變,關鍵靠材料技術突破。

  當前廣東從制造邁向“智造”和“創造”,要搶占未來産業發展制高點,必須先過“材料關”。

  “市場需求導向與科技推動導向要‘雙輪驅動’。”中科院蘇州納米技術與納米仿生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鄧強認爲,從産業集群發展看,産業鏈、創新鏈、價值鏈和供應鏈很重要,其中産業鏈和創新鏈又是核心。“圍繞産業鏈、部署創新鏈”,就是把産業鏈中的核心問題、把“卡脖子”的關鍵技術問題提煉出來,放到創新鏈中解決;“圍繞創新鏈、布局産業鏈”,是在現有的科研布局和技術儲備中發現對産業發展具有指導引領作用的新增長點,圍繞新增長點不斷開拓下遊應用方向,讓新技術與市場充分碰撞,把創新鏈中的成果放到産業鏈中去應用。

  “粵港澳大灣區擁有許多成熟優秀的終端企業,通過它們對新材料技術的應用,産業規模與發展活力將非常可觀。”蘇州納米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綜合部副總經理馮瑞傑認爲,在新材料領域,粵港澳大灣區擁有巨大的終端市場優勢。尤其是廣東可依托一批大型企業、骨幹企業,進一步挖掘終端市場優勢,引導上遊材料企業切入到下遊成熟的制造業産業鏈中,打通産業鏈條各環節,激活應用市場。

  (原载于《南方日报》 2021-1-20 A08版)


附件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