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納米所張躍鋼與蔺洪振研究團隊在原位構建有序結構的SEI層用于高性能锂金屬電池研究方面取得進展

   便攜式智能器件與長續航電動汽車的發展對可充電的二次電池的能量密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當锂負極與硫正極相匹配時,組成锂硫電池的容量高達2600 Wh kg-1,這將適用于未來高能量密度需求的電動汽車。在前期的硫正極研究中,我們從納米材料結構設計與表面功能化出發(J. Power Sources, 2016, 321, 193Nano Energy, 2017, 40, 390),制備了不同的活性納米催化劑複合材料(;ACS Appl. Mater. Interfaces 2020, 12, 12727Energy Storage Mater., 2020, 28, 375ChemSusChem, 2020, 13, 3404),並選用原位光譜手段研究了其相關作用機制 Energy Storage Mater. 2019, 18, 246Energy Environment. Mater. 2020, DOI: 10.1002/eem2.12152)。

  在衆多負極之中,金屬锂負極具有高的理論比容量和低的電極電勢。然而,壽命短和穩定性差的問題阻礙了其商業化進程。金屬锂負極面臨的挑戰主要是:1)電化學形成的固態電解質中間相(SEI)的脆性與疏松性,使得金屬锂發生不均勻沈積與溶解,最終形成枝晶; 2)體積膨脹引起的電極結構變形和粉化。這些問題不是相互獨立的,而是內在有關聯的。 

  針對上述問題,中科院蘇州納米所張躍鋼教授蔺洪振研究員團隊從表面功能化角度出發,在金屬锂表面制備了有序結構的有機/無機SEI層,並選用原位和頻振動光譜手段研究了其相關作用機制。 

  不同于常規的無序結構或單一組分SEI的負極(圖1),我們利用高反應活性Pyr13FSI離子液體在锂金屬表面自組裝形成有序結構的有機/無機SEI層,通過界面選擇性和頻振動光譜(SFG)、X射線光譜(XPS)及原子力譜(AFM)表征了有序結構中有机层與無機层的存在(圖2)。 

        圖金屬锂表面SEI層的結構示意圖。  

        圖 2 有序結構SAHL-Li的自组装演化过程及其界面有机、無機层的表征。 

  在電化學測試過程中,選用前期課題組報道LiFSI基醚類電解液體系(ACS Appl. Mater. Interface 2019, 11, 30500),預處理的锂金屬電極在高達10 mA cm-2的条件下表现出优异的可逆性與稳定性,即便在3 mA h cm-2的大沈積溶解容量下也保持著高庫侖效率,這些電化學結果優于絕大多數報道的文獻。循環後的SEM圖显示,预处理的金屬锂表面是光滑平整的,而原始锂片则形成众多的裂痕與粉化。 

          圖3 有序雙層SAHL SEI層修飾锂金屬電極的電化學穩定性。 

  进一步地,该团队又选用了自主设计與研发的原位电化学和频振动光谱技术,原位SFG測試結果顯示有序有機/無機杂化SEI层阻碍了溶剂分子在金屬锂表面的吸附,對抑制锂枝晶形成的具有优势。 

        4 原位SFGSEI作用機制研究。 

  以上的研究成果的第一作者爲王健博士,In-situ self-assembly of ordered organic/inorganic dual-layered interphase for achieving long-life dendrite-free Li metal anodes in LiFSI-based electrolyte.爲題,發表在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 期刊中。文章鏈接爲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adfm.202007434 這些工作受到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及德國Alexander von Humboldt Foundation(洪堡基金)等基金項目支持。 


附件下載: